http://www.loantea.com

今日舆情解读:中国红十字会需要“凤凰涅槃”

  10月中旬,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公开选拔干部,拉开酝酿一年多的改革序幕。中国红十字会作为国家发改委社会领域综合改革唯一试点的社会组织,其改革格外受到瞩目。

  社会组织改革也是转变政府职能打造服务型政府的措施之一,改革意义重大。中国红十字会作为副部级单位,列为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它的改革“试水”也将对其他类似组织起到借鉴作用。

  中国红十字会改革与发展战略课题组组长杨团说,改革阻力很大,推进维艰。特别是去行政化的体制改革,要侵犯太多人的既得利益。杨团介绍,在红十字系统内部,从总会到地方红会,绝大多数怕改革,怕摘掉公务员的帽子。

  10月29日,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赵白鸽来南京作报告谈红会改革。她表示“郭美美微博炫富”事件和“7?21”北京特大暴雨后网友的“捐你妹”等回复,都是推动红会改革的动力。“网络风波也引发了我们对于改革的思考,老百姓的任何情绪,都是我们改进工作的动力,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力。”

  10月下旬以来,“红十字会”话题在四类媒体上的舆情热度处于较高水平,其每日相关网络新闻篇数一般保持在200篇以上,但较明显的舆情热点在29日之前并未出现,29日,在有媒体报道10月中旬红十字会总会公开选拔官员之后,此话题的舆情热度迅速升温, 29日当天的相关网络新闻数量就从28日的220余篇猛增数倍到960余篇。截止到今日(30日)中午,今日的相关网络新闻已经有770余篇。数据显示,此话题的舆情热度仍呈现持续增长态势,值得相关部门密切关注。

  以下是截至到今日12时左右,10月27日以来四类媒体关于“宁波PX项目”话题的报道排行情况。搜狐网、人民网强国论坛、和讯博客和镇江日报分列四类媒体报道量排名之首。数据显示各大主流网站、论坛和部分境外媒体对此话题显示了较高关注程度。

  10月20日,中国红十字会对外发布信息称将向社会公开选拔多名高管以推进综合改革。事件被媒体报道后,引发众多网友关注,有网友评论称这事真要感谢郭美美,红十会的大幅度体制改革是好事。也有网友称制度才是关键,和人没多大关系。怎么选官是红十会内部的事,如何用钱、如何公开透明才是网民们想知道的事情。仍然有许多网友认为还是要看实际行动,在中国红十字会完全公开财务之前坚决不捐,这些情况显示网民们对红十字会的信任感仍然还很脆弱。

  有评论指出,红十字会改革的关键就在于去行政化。一方面,社会组织改革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应有之义,特别是中国红十字会作为副部级单位,列为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它的改革“试水”必将对其他类似社会组织起到“破题”的借鉴作用;另一方面,在经历了2011年“郭美美事件”、今年北京暴雨的“捐你妹”等一系列信任危机后,中国慈善公益体制中“行政化”和“政府主导”的积弊被暴露无遗,因而,中国红十字会也需要自我救赎,启动改革已是迫在眉睫。

  要想拯救红十字会的信任危机,改革就不是简单地清理冠名红会机构,而是要去行政化,回归社会组织的本义。

  作为公益慈善类的社会组织,红十字会不仅需要梳理其机构内部从上至下的管理路径,同时也必须正视其自身的角色定位。既然是社会慈善机构,就不应迷恋于体制,而应从“行政化”向“市场化”转变,从“动员式”捐赠向“志愿式”捐赠转变。正如赵白鸽副会长所说的,“当官做老爷,很难把红十字的工作做好”。

  网友“淮安电台朱岩”:这其实不单单是红会的事情,推到各行各业,很多立法无法实施的原因也正在于此。谁制定法律?谁施行法律?立法的目的是让百姓看到希望,而立法的推行,则必然触及众多人的利益。so,冰山一角而已。同工同酬。

  网友“小侠--”: 一个公益性组织竟然涉及那么多“既得利益者”,可笑至极。不改革就耗着吧,看谁给你们捐款,一群不要脸的吸血鬼。

  网友“嵯峨云风”:即使特殊国情无法“去行政化”,但透明公开可监督总可以做到吧。

  网友“心旅心的旅行”:中国红十字如今的信誉度到了如此不被公众信任的地步,是自己透支信用、创收乐死不疲、一切皆为利益的结果,可以说在这代人中中国红十字会想回归公众信任很难。国内所有的公益社团组织都应该警醒,如果想蒙蔽社会、愚弄公众,就是自取灭亡。

  网友“武冈新鲜事”:改革当然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现在不改革,以后怕是要重走革命老前辈的路了。

  网友“金刀出鞘”:这种没希望的新闻看多了,渐渐已经绝望,直到现在已经麻木。

  网友“白杨白杨”:据我所知,红会就没干出个像样的事来,出了问题还要政府出面搽屁股,当年国企改革那么艰难都过来了,不相信改不了一个红会。

  网友“江上一只鹅”:一个小小的红会都改不了,那就不要改了。那就等推到重来吧。

  网友“李刚的大爷”:如果不改革,百姓不会捐的,就让你们那些“高薪养廉”的公务员去捐吧。

  网友“阳光渗透回忆”:寄生虫之辈,不想过多关注,也不会向你们捐一分钱,你们的腰包都是怎么鼓起来的?自己清楚。

  网友“木子月生禾刀”:“红十字会是慈善组织,在中国确是行政部门;慈善是奉献,在中国确是蛋糕。中国红十字会不存在改革问题,是取消。让真正的慈善家和有心人来带这顶帽子吧。

  网友“潘莹斌观察”:我看红会直接解散会比较科学,这样的冗余机构天天养着一窝硕鼠,外加那块奶酪——郭美美之流。当前的慈善还是民间团体来做比较合适。还有福彩也是如此。

  网络知名博主“碧翰烽”指出,一个在强大舆论压力下的社会组织尚且如此难以推进改革,可以想象,将来要在政府领域内推进的各项改革任务,会有多大的阻力,会有多大的难度。

  梳理一下近年来媒体曝光的改革领域,我们发现不少改革领域都存在着强大的阻力,以致于无法前行,要么是夭折,要么是绕行。这些改革之所以愈发艰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一步步触及到利益和体制的深处。

  此时除了有敢于改革的勇气还得有改革的智慧,需要制定规则在法治的轨道下来予以强力推进,真正在错综复杂的利益格局之中找到一条顺利的改革大道,从而实现我们这个社会的最大公平与正义。

  自去年6月份郭美美事件以来,中国红十字会在中国社会上经历以一场规模空前的信任危机。面对这种全面的信任危机,中国红十字会需要一次凤凰涅槃式的改造,才能重新换回公众对它的信任。

  仍然存在网友们对郭美美事件以来的中国红十字会的负面形象耿耿于怀,甚至还有部分网友认为“红会没有存在的必要”这一明显偏颇的观点。但在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说明中国红十字会公信力的恢复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仍然需要耐心和爱心仔细呵护。而每一位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更需要“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据媒体报道,从国际惯例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本身是一个独立、中立的社会组织,其所认可的各国红十字会也都是独立的社会救助团体。然而在我国,除了中国红十字总会是副部级社会组织外,各省、市、县、乡镇的红十字会均纳入行政或事业编制,接受全额财政拨款,在编工作人员享受公务员待遇。即“参公管理”。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中国红十字会系统编制工作人员为11228名。

  而红会内部人士也称,多年来的“参公管理”确实造成红会系统的“官僚化”倾向,组织缺乏活力,应急救护、人道救助等核心业务,存在压力和动力不足问题。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认为,“郭美美事件”让人们更加明白,慈善的体制和机制必须变革,不变革无路可走。

  因此,全面革新自己,让源自民间的慈善事业真正回归民间,主动接受公众监督,还公众一个透明的红十字会,才是中国红十字会的最终出路。这就需要红十字会明确自身职责,探索出一条符合自身生存和发展的改革之路。在红会去行政化的改革道路上,阻力肯定是有的,但希望和光明也一直相依相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